翌日,金鑾殿。
所有人都正襟危坐,時不時地朝在一旁悠悠閑閑地喝茶的梅長蘇投一記眼刀。梅長蘇視若無睹,抬起手將那三位孩子招了過來,低聲在他們耳邊說了些甚麼。
"蘇卿,”梁帝安然微笑道,“你的成果如何?"
"臣多說無益,請陛下少頃細看就好。”梅長蘇招手將三個孩子叫出,排成一排跪伏於地。
梁帝看看那小小的三個身影,再看看一旁肌肉虯結的百里奇,心裡終歸有些沒底,不禁又回頭看了看蒙摯。
"陛下,這就開始麼?" 蒙摯趁機躬身請旨。
箭已上弦,不得不發,梁帝掩起眼中一絲憂色,點了點頭。
三個孩子領旨起身,一人執了一把劍,成品字站位,表情都極是堅定,那種凝肅之感與兩天前的畏縮之態判若云泥,先就讓旁觀者心神為之一振。
百里奇空手下場,目光極為不屑地掃視了一眼面前的對手,隨便擺了一個起勢。
"開始!" 蒙摯一起令下,場中突然捲起一場微風,三個孩子陀螺般地一轉,步法如穿花般交錯,原本清晰的身影頓時有了模糊重影,武功稍差的人立覺眼前一花。
大渝國的金雕柴明立即有了興致,坐直了身子正要定晴細看,突然感覺到有股濃濃的殺氣自旁側襲來,心中一凜,不由凝神回看過去,只見大樑第一高手,金陵王都禁軍大統領蒙摯大人,正惡狠狠地瞪著他,那眸中的雄雄怒火,就彷若兩人之間有殺父之仇奪妻之恨一般,令柴明不禁打了個寒戰,一面穩住心神,一面細想自己何處得罪了他。
就在兩大高手以眼神交鋒之際,場上響起壓抑的幾聲悶哼,接著撲通一聲,三個孩子收劍後躍,光影消失,眾人再看時,百里奇已半跪於地,用手臂支撐著身子,滿面的憤怒不甘。
"贏了!" 眾人歡呼。梁帝雖帝王風範,此時也露出微笑。
正凝住心神對抗蒙摯怒意的柴明突覺全身一鬆,剛剛還一副勢不兩立模樣的蒙大統領刷地變了臉,竟朝他露出一個真誠友好的笑容,那一瞬間他簡直覺得自己剛才是不是做了一個夢。
"百里勇士,你怎麼樣?”北燕正使又怒又急地搶出。
"使臣大人不必擔心,我們不會傷害客人的。" 梅長蘇一面笑著道,一面向三個孩子示意,"還不快謝陛下隆恩。"
小小三劍客立即叩下頭去,梁帝龍心大悅,道:"你們立了功,朕不食言,說吧,想要甚麼賞賜?"
霓凰擱下手中茶盞,輕笑出聲:"陛下,他們三個都是罪奴,賞多少金銀也無福消受,不如恩準免了他們的罪奴身份,讓霓凰帶回去安置?"
此言一出,梅長蘇立時挑起了眉梢:"郡主,這三個孩子現在也算是我的徒弟,陛下若是恩赦,也該是由我帶回去安置吧?"
"蘇先生要真想收弟子,哪裡都能收一堆吧。" 霓凰徐徐起身,斜睨梅長蘇一眼,眉間一股傲氣現出,"橫豎這三個孩子,我要定了,蘇先生是給也得給,不給,也得給。"
梅長蘇哭笑不得,讓霓凰配合演場戲她還給耍起小女孩脾氣來了,自梅嶺一案後,他有多久沒看見霓凰耍脾氣的一面了?想到這裡,他的心情又變得相當不美麗。果然,人生若如初相見,那是不可能的,看霓凰不就是個例麼?察覺到自己的想法,梅長蘇微微怔了怔。自己其實……有甚麼理由去怪霓凰呢?在她心裡,自己已然逝去,前半生自己未能帶給她幸福,後半生……自己又有甚麼資格使她痛苦呢?有些事實太過殘忍,會否,沉默才是最好的選擇……
"蘇先生不說話,霓凰權當是默許了。" 霓凰空靈清脆的一句打斷了梅長蘇越飛越遠的思緒。她向梁帝微微欠身,"不知陛下是否允許?"
"呵呵呵……霓凰既已開口,朕岂有不答允之理呢?高湛,去給那三個孩子拿一身體面的衣服,然後把他們送去穆王府吧。" 梁帝笑了笑,儼然一副君慈臣忠的模樣。
梅長蘇冷眼看著這一切,唇邊微泛出一抹淡淡的冷笑。曾幾何時,梁帝也是這般對待自己和父帥,結果還不是……
"呵呵……好了,時間也差不多了,那諸位便先散去吧。" 梁帝仍帶著笑意的一句拉回了梅長蘇的思緒,梅長蘇心下微緊,照理說越貴妃應該要出手了,也不知霓凰那邊……
心裡百轉千迴,梅長蘇卻還是沒有忘記現在的場合,他起身不卑不亢卻也不失禮儀微微俯身行半禮,便抬步走出了金鑾殿。
霓凰見狀輕輕勾起唇角,腳下加快,走在了梅長蘇的前頭。她剛要叫住梅長蘇與他聊上兩句,餘光卻瞥見了皇后的貼身宮女正疾步朝她走來。她眸子一冷,看來,要對她下手的人……是皇后?
梅長蘇自然也看見了朝霓凰而去的宮女,他疑惑地皺起眉頭,難道自己的推測錯了?皇后居然願意冒著得罪雲南穆府的風險行此卑劣之事?不,不會,皇后做事向來謹慎,而且她雖狠,可譽王終究只是她的養子,為了一個養子去賠上整個家族的未來,這絕不是皇后的作風……可眼下邀霓凰用膳的人卻是皇后,中間到底是哪裡出錯了……
正想著,那宮女已經盈盈走到霓凰面前,她屈身一拜,道:"見過郡主,奴婢奉皇后娘娘旨意在此恭候,娘娘說,多日未見郡主,實在想念得緊,今日特備茶酒,請郡主到正陽宮一敍。"
霓凰看向梅長蘇,柳眉輕輕挑起。梅長蘇見狀瞳孔微縮,搖了搖頭,希望能阻止霓凰以身犯險。霓凰頷首,朝那宮女輕淺一笑,朱唇一啟:"娘娘邀本郡主去正陽宮?既是娘娘盛情,霓凰怎敢推辭。" 她瞥了梅長蘇一眼,見他眼中的冷意逐漸加深,嘴邊悄無聲息地勾起一個冷若冰霜的弧度,"請。"
梅長蘇側身讓過,他皺眉看著霓凰漸行漸遠的身影,眸中晦暗不明的光一直不曾散去……


文章標籤

盛世煙霞、影如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梅嶺血光縈雪樣,亂世幾卷,冤魂幾卷。

陰謀掀起千層浪,粉身無怨,碎骨無怨。

文章標籤

盛世煙霞、影如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煢煢南行,絲縷星霜,薄紗輕渺。

曾憶瓊林幽徑,花影重,傾姿珥瑤。

文章標籤

盛世煙霞、影如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飛紛繁華風飄零,淒絕清簫縈繞。

雲煙不奈五更寒,醉飲青梅酒,誰綰袖底花。

文章標籤

盛世煙霞、影如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梅長蘇一腔怒火急匆匆地走了穆王府附近,才終於冷靜了下來。他伸手扶著牆,把自己混亂不堪的思緒梳理了一遍。會對霓凰下手的人,只可能是皇后或者是越貴妃,以她們二人長年在後宮中爭鬥的手段,誰想出來這個法子都不足為奇。但究竟是誰……會是誰有這個正當的理由邀請霓凰和她用膳,而是霓凰無法拒絕的呢?皇后嗎?她是當今聖上的嫡妻,背靠著的是整個言府,應該不會冒險做這種事,要知道她們要下手的對象可是霓凰,她是個吃了虧不討回來的性子?霓凰一怒,誰都逃不掉,言府又是否承受得起與雲南穆府為敵的後果?
還是越貴妃?她是被選秀進宮的,背後勢力不大,能坐上貴妃的位置也不過是皇帝為了安撫雲南的權宜之計而已……對!雲南!梅長蘇眸中迸發出一抹精光,越貴妃是雲南人,如果……如果她以思念家鄉為名請霓凰過去呢?恐怕於情於理霓凰都無法拒絕吧……梅長蘇抬頭,眼底冷芒一閃,邁開腳步在穆王府門前停下,敲了敲門。
"哪位?" 傳來一道低沉的聲音。
"蘇哲,深夜來訪,是有急事要告知霓凰郡主,還請行個方便。"
"讓他進來吧,他是在為本郡主辦事,別苛待了他。" 卻是一道空靈清脆的聲音響起,只見大門緩緩開啟,霓凰一身素白色長裙,正帶著輕輕的笑看著梅長蘇。"先生裡面請。"
梅長蘇沒有理會守門看更驚愕的目光,跟著霓凰就走了。他沒有注意到,霓凰眼中一閃而逝的玩味。
"郡主," 過了一會兒,梅長蘇終於開口了,"今天來,是受人之託要提醒一下郡主……有人要害妳。"
霓凰頓了頓腳步,回頭道:"甚麼?"
"妳可知,長公主當年金枝玉葉之身,為何會下嫁給寂寂無聞的謝玉?" 梅長蘇唇邊挑起一抹淺淺的弧度,"情絲繞,一種烈酒,只飲一杯,便有致幻催情之效。如果女子飲用,會將身邊的那個男人,誤認做是自己心裡最思念戀慕的那個人,從而被藥力催動,主動上前求歡。郡主,可明白了?"
"蘇先生知道的東西真多。" 霓凰轉過身來,慵懶地靠在牆邊,輕笑道,"這和我有甚麼關係?我對長公主是沒有甚麼惡意,但談到好感卻也算不上,她的婚姻史我可沒有興趣知道……"
梅長蘇無奈,說:"郡主心中跟明鏡似的,又何必裝呢?現在妳的處境妳不是不知道,雲南穆府,一方將領,妳以一介女子之身手握十萬鐵騎,這樣的勢力誰不心動?眼看太子和譽王之間的爭鬥漸趨白熱化,在這個節骨眼上,妳倒向哪方,幾乎他們便穩操勝券了。" 他瞥了霓凰一眼,低聲道:"若不是他們都已成婚,說不定來求娶妳的就是他們本人了……"
"可惜啊,我已經倒向了靖王殿下了。" 霓凰假裝聽不出他話中的酸意,柳眉微微一挑,"不過,他們用甚麼手段我也不在乎,畢竟我不是長公主, 那下手的人大概還覺得我會為了保住名聲吞下這啞巴虧吧?呵呵……我要真是那麼在意名聲……十三年前我就該抹脖子上吊,還能站在這裡等著他們算計?" 道罷,霓凰望向遠方,自帶一種孤寂淡薄的悲淒。是啊,她不在意名聲,然而這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呢……她堅強,她睥睨一切,可是沒有人知道,其實……誰一出生就是堅強的呢……人們只看到她光芒四射耀眼瀲灩的一面,但她想要的,從來都只是做他的小女孩而已……
淚悄無聲息地滑落在她的臉頰上,她輕輕抬手擦了擦,暗道自己最近是越來越軟弱了。明明,在沒有他的十三年中,自己一樣走過來了,一路上雖是腥風血雨,卻也造就了她的風光無限,怎麼現在知道了他還在自己身邊,卻變得如此呢?果然自己還是希望做回他的小女孩吧……
"郡主,這不是名聲的問題。" 霓凰一語既畢梅長蘇也有點沉默,並沒有注意到她的失態,好半晌方緩緩道,"如果郡主失身了,姑勿論那些有心人會如何將此事發酵,便是郡主自己,妳……妳對得住……他嗎?"
霓凰驀地轉頭死死地盯著梅長蘇,唇邊卻是挑起一抹笑意,道:"他不是你,不會介意的。"
梅長蘇後退一步,面色是從未有過的蒼白。他垂眸,輕輕說:"郡主對他……真有信心……"
"對了蘇先生,你是如何得知這件事的?" 霓凰下意識回避了他的這句話,"是誰跟你說的?又或者說……是哪條眼線滙報的嗎?"
梅長蘇一愣,才想起自己一得知消息就火急火燎地趕了過來,連這事長公主是如何得知的也沒有細問清楚……他輕咳一聲,掩飾自己的尷尬,抬頭道:"郡主無需知道,我既然來到了這京城攪弄風雲,當然不會是孤身一人的,江左盟的勢力,比郡主想像中的可要多上不少……"
唷,還賣起關子來了……霓凰心裡好笑,她挑了挑眉,說:"梅宗主還真是手眼通天啊。"
"靖王殿下勢弱,我若是不多安排些人手,他能有甚麼優勢……" 梅長蘇低低說著,突然發現自己被霓凰帶偏了話題,神色馬上一斂,沉聲道,"郡主,明天……妳打算要如何應對?"
霓凰暗自吐了吐舌頭,就這樣拆穿我……她不要面子的嗎?當即微微冷下臉,端起郡主的架子,唇角輕勾,道:"梅宗主好大的臉,本郡主行事也要向您交代嗎?"
"郡主,這不是兒戲的事,稍有不慎,迎來的……便是萬劫不復……" 梅長蘇難得地沒有計較她的態度,只是聲音依然沉冷,"便是郡主說甚麼,也得先告知蘇某明天您打算如何處理。"
"那如果,我就是不肯說呢?" 霓凰的倔脾氣也上來了,梅長蘇疑似命令的語氣讓她一陣氣惱,開口時竟是連武者的威壓都使了出來。"梅宗主難道還有甚麼法子能逼著我說不成?"
見她如此,梅長蘇越發覺得霓凰是要做些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事了。其他事上她再胡鬧他都可以慣著,唯獨是這件事上………以霓凰不顧自身安危也要將人鬥倒的性子,她會採用甚麼方法不言而喻。一想到這事有可能的發展,梅長蘇的腦殼就一陣陣的生疼。
"其實郡主不說,蘇某也大致猜到了些。" 梅長蘇沒有辦法承受那樣的後果,決定要放開來說,"郡主是不是打算,要將計就計應邀去用膳呢?然後以身犯險,最後再皇上面前狠狠給算計妳的人致命一擊?當然皇上為了顧及朝廷上的平衡,無論是譽王還是太子算計的妳,也不會受到動搖根本的懲罰,但妳……妳清白已失,這傷害是無法挽回的,所以,不管皇上是真的愧疚還是為了安撫雲南穆府的怒火,雲南穆府的地位也必定會有一個質的飛躍,這樣靖王的勝算又多了些許了……當然了,彼消己長,妳大概還會把他們算計妳的這件事宣揚出去吧?百姓對妳的敬愛天下皆知,雲南中人更是不允許妳受到絲毫傷害,更別說妳還有一位愛姐如命的弟弟……這樣一來,太子譽王中誓必有一個人會倒,要鬥倒剩下的那位可就容易多了……" 梅長蘇一口氣說完,閉了閉眼,一想到這件事的後果他就怒得發狂。"郡主所安排的這些似乎是天衣無鏠,可是……郡主可有想過妳自己嗎?"
霓凰聽罷低低一笑,笑中帶了些無奈愴涼,也帶了些悲寂孤冷,她抬眸望向遠方,愴然道:"為自己著想嗎……自十三年前,我就不想不會也不能再為自己著想了……"


文章標籤

盛世煙霞、影如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月泓滄冷寒枯燼,魂逾佚遺人悄影。
望塵緣聚散……去留終又離。
不問曳月箋何韻,不教悲留跡。
曇繾掩香羅……渺渺憶藏鬱。
紛紛霏落綴沱幕,夕矩映長空,
猶思念姝容,堪奈情深種……
未時見逢,何願聚留,蕭蕭雨桐。
是懤,夜幽幽難絕戎容……

觴別粹我酩銘,離人欲窮依依。
縷切悲歡寂寂,相別淚漫瀰瀰。

【難絕戎容】文:別觴




簷上凝冰天色茫,松柏染白盡蒼桑。
溫酒品綿長,玉砌琉璃舫。
水光瀲灩晴空朗,水流空惆悵。
葳蕤影成雙……登高話重陽。
耐耐風柔燕鳴聲,半箋花影重,
剪夏日流螢,荼蘼葉飄零……
翩若驚鴻,紫煙留香,殘月沉霜。
浮夢,弦音切切卻徬徨……

幾許疏鐘寒江,逐流擺渡灑棠。
未憶孤光月灑,輕吟卿傘駐顏。

【弦切寒悵】文:畫唐輕賦臨江仙

 

盛世煙霞、影如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 Feb 16 Tue 2021 11:12
  • 雲從

問君何時歸君答君不知…
問君何相忘君答情絲斷…
問君可想念君答忘江湖…
問君將何從君答願隨風…

可戎從不說何時願身託…
可戎從不聞何時散筵時…
可戎從不喚何時續弦斷…
可戎從不留何時赴雲從。



【傷墜情厓】:雲從…
文:別觴&畫唐輕賦臨江仙


文章標籤

盛世煙霞、影如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天晚上,梅長蘇安頓好三個孩子,一回到雪廬,便看到蒙摯在他屋內來回走動。他有些哭笑不得,剛要上前招呼,蒙摯卻是突然轉過頭來,皺眉道:"你真的能確認庭生就是祁王的遺腹子嗎?但據我所知,掖幽庭中的女眷但凡是有點名份的不到一年的時間全部被逼死殆盡啊,一個遺孤想要劫後餘生只怕沒那麼容易吧?"
梅長蘇搖了搖頭,說:"其中的細節我也無法推測知曉,但是王妃嫂嫂是聰慧忠烈之人,趁着當時情況混亂,拼死保住景禹哥哥的一點血脈也是有可能的。"
"我看那孩子的眉眼確實有點像,不管怎麼樣,總算是老天有眼,說實話,五年前你第一次派人跟我聯繫的時候我都不敢相信啊,小殊,當年的事情你一直不肯細細地跟我說,但我知道若不是經歷了常人難以忍受的煎熬,你的容貌也不至於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蒙摯歎了一句。
梅長蘇勾起一抹冰冷的笑意,似是自言自語又似是對蒙摯說般低低道:"既然我活了下來,就不會白白……"
"誰?!" 飛流一聲暴喝打斷了梅長蘇,蒙摯和他對視一眼,連忙側身走到簾內藏匿好身形。
"深夜驚擾,還請蘇先生見諒,不知可否入內一敍?" 卻竟是蒞陽長公主略顯焦急的聲音。梅長蘇心中一凜,一種不祥的預感襲上心頭。
他連忙開了門,只見蒞陽長公主一身黑斗蓬將整個人都給包住,心頭那絲不安更顯強烈。
"蘇先生,接下來我要說的話非常重要,請不要打斷,如果有任何疑問待我說完後再提出來吧。" 蒞陽長公主沒有任何的廢話,直接就進入了主題。"我冒昧深夜前來,是因為一種酒,一種名叫情絲繞的烈酒。我想,在這個世上,恐怕也只有我才最能明白這到底是一種甚麼樣的酒了……不說這些,蘇先生,請您救救霓凰。"
梅長蘇眉心一跳,多年隱藏情緒的功夫使他不致失態,然而喉間早已是腥甜一片。
"聽說霓凰對先生極為看重,想來你們之間也是有情義的,霓凰雖然聰明,但終究常在藩領,不明白這京城的水有多深多渾。她自恃雲南藩位貴重,自己又是高手中的高手,對這次選婿持有遊戲心態,總覺得一切都會控制在她的掌握之中,未免大意了一些。這京城中人為了自己的目的,有什麼不敢做的?" 蒞陽長公主不知想到了什麼,眸中微露痛苦之色,"霓凰一個人就代表了雲南王府的全部立場,代表了南境十萬鐵騎的軍力,這個分量難道不值得有人冒險施計麼?"
梅長蘇雙眉輕挑,慢慢點了點頭。霓凰郡主的分量他當然是再三掂量過的,所以其他人當然更加不會放過這個機會。只不過……依霓凰郡主目前的實力和她剛毅的性格,誰敢輕攫其鋒,誰又真的能通過陰謀詭計達到目的?
"我明白蘇先生在想什麼," 察言觀色當然不是江左獨有的秘技,從小生活在雲詭風譎中的長公主也會,她眼波輕動間,唇邊已勾起一絲清冷的笑容, "霓凰確實很強,強到似乎沒必要去保護她……可是蘇先生你不明白,再強的女人,終究只是女人,有些事情對男人來說無所謂,但對於女人,卻會是足以摧毀她心志的打擊……"
說這些話的時候,蒞陽長公主的神情極為平靜,口氣也很淡然,可那雙漸漸發紅的眼睛,和按在桌面上僵直蒼白的手指,卻出賣了她沸騰激動的心情。
梅長蘇轉過頭去,掩住眸中升起的同情之色。
對於此前那個利落爽朗、性烈如火,每次出狩巡獵時都與諸皇子爭鋒的蒞陽長公主,他並沒有記憶,他只記得向母親抱怨蒞陽小姨太過冷漠、不好親近時,母親喃喃自語的那些感嘆。
當年的事情究竟是怎麼發生的,為什麼會發生,實在是太過隱秘,太過久遠,也許真相,只隱藏在那幾個人的心裡,誰都不會說出來。
"長公主殿下," 梅長蘇沉吟了片刻,努力穩好自己的情緒,方徐徐道,"我承認您說的有道理,但我還是想不出來,到底有什麼具體的方法,能夠達到這樣的效果?"
"按現在的賽制吧,除非郡主放水,否則這十個人當中都不可能有勝算……哦不,百里奇還是有點的----" 蒞陽長公主突然抬眸看了梅長蘇一眼,又再道:"不過這整垮百里奇的擔子蘇先生不是擔下來了嗎?我相信身為麒麟才子這點手段還是有的……說回正題,所以有人著急了。因為雲南穆府的支持實在太誘人,可如果不能乘著郡主留在京城的日子把這件事情敲定,等她回到雲南後就難免要事倍功半。" 蒞陽公主突然冷笑了一下,"這個時候,霓凰本人的心意,早已不在他們這些人的考慮範圍之內。宮裡的人最擅長的就是不擇手段,有些知道陳年往事的人,不免就妄想要再模仿一遍當年太后的手法……"
梅長蘇咬住舌尖,不讓自己太過失態。他凝望著蒞陽長公主,示意她繼續說下去。
"宮裡有一種酒,名喚'情絲繞',只飲一杯,便有致幻催情之效。如果女子飲用,會將身邊的那個男人,誤認做是自己心裡最思念戀慕的那個人,從而被藥力催動,主動上前求歡。由於她並不知道世上有這種酒存在,所以縱然事後清醒,也會以為是自己的心志不堅,醉後失德,再加上是自己主動的,更不能遷怒於那個男子,羞愧絕望之下,心中真是生不如死。可是千古艱難,唯有一死,死在此時,更是死無名目。心裡藏著再多沒有說過的話,從此也不可能說出口了。茫然無措時若有信任的人出面相勸,哪裡還可能有絲毫掙扎抗拒之力,唯有受人擺佈而已……" 蒞陽公主說到後來,語氣已漸漸變了,那種淒楚悲洌之情,就連再遲鈍的人,也能聽出她所說的就是自己內心最刻骨的感受。
梅長蘇終於忍不住,猛地站了起來。他眼底有一絲嗜血的光芒閃過,然而很快便消失不見。"是誰?" 他停了停,像是察覺到自己的失態,又再重新坐下,語氣已是截然不同,"夜深了,長公主請回吧。" 窗外傳來更鼓之聲,梅長蘇將金絲披風從衣架上取下,披在她的肩頭,徐徐道,"郡主也是蘇某的朋友,自當盡力。明日也請長公主殿下進宮,以便見機行事。"
待長公主離去後,梅長蘇身子一晃,就要往椅上倒去,一直聽著動靜的蒙摯連忙奔出扶住他,見他神色不對勁,眉眼間冷意盡現,知曉現在讓他去休息怕也是白費唇舌了,當下也不再浪費功夫,一掌抵過去給梅長蘇輸進真氣穩住他的心脈。大概過了半盏茶的時間,梅長蘇才緩緩坐好,抬頭看向蒙摯,冷然道:"我去穆王府一趟……" 說完不待蒙摯反應過來,披起大裘便出去了。
唉……你還沒問長公主她是如何得知這件事的呢……蒙摯搖搖頭,果然一碰到和霓凰有關的事啊,小殊的智商就直線下降了……


文章標籤

盛世煙霞、影如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長街人不歸孤影煢煢
孤笛一曲訴歲月倥傯
遊俠的馬踏碎一船清夢
又一夜聽徹梅花弄
滿身惆悵寄與二月春風
初見你白衣傾世似飛羽驚鴻
硝煙戰場上刀光劍影誰與爭鋒
看楓紅如火,也曾生死與共
城門外相對無言情不由衷
誓言成灰我將往事塵封
濁酒一盞愛恨別離
覽萬千風華,街頭偶然重逢
煙雨中撐傘回眸見人影憧憧
笑一句原是思念如洪,故人入夢
金陸的故事又翻了幾個版本
你我的往昔被說成了傳聞
說書人一語驚醒夢中人
眾人皆醉我卻清醒著沉淪
雲南的行者步履匆匆
可是烈酒不濃何故心痛
聽徹長夜簫聲沉重
將回憶盡數埋葬紅塵中


文章標籤

盛世煙霞、影如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夢江南,清歌孤我綺琴凝。

寄衷情,垂簾露濕,雲散雨盡風飄逸。

文章標籤

盛世煙霞、影如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